三分彩预测网欢迎您的到來!

今天是2019年10月26日 星期六,歡迎瀏覽中共六安市委統戰部!

開拓辛亥革命研究新視野

發布日期:2016-11-08    瀏覽次數:2504

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網-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6-11-02

10月29—30日,“紀念辛亥革命10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”在武漢舉行。本次研討會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、湖北省社科聯、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、武漢大學臺灣研究所共同主辦,來自中國、澳大利亞、日本、韓國的近百名專家學者圍繞大會主題——“辛亥革命·21世紀的中國”展開深入研討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張海鵬表示,辛亥革命推倒了皇帝的寶座,用資產階級的民主共和制度代替封建地主階級的皇權專制制度,是歷史的進步。辛亥革命帶來了中國政治體制、對外關系、社會經濟、教育文化、風俗觀念方面的一系列新變化,是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,為20世紀中國的歷史性進步打開了閘門。

近代史研究的發展縮影

今年是辛亥革命105周年,也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。辛亥革命與孫中山研究的歷程,可以說是中國近代史研究的發展縮影。20世紀80年代以來,海峽兩岸的學者競相編輯孫中山全集以及年譜等資料性文本,相關的研究論著更是汗牛充棟。從1981年開始,大陸學術界逐漸形成了逢五逢十周年在武漢、中山召開高規格學術研討會的傳統,這些研討會成為檢閱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研究成果的重要窗口。

據《廣東社會科學》總編輯江中孝回憶,1986年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20周年召開的“孫中山研究國際學術討論會”,是為數不多的老中青三代學者共同參與的研討會,如今仍活躍在近代史學界的學者,大多是那次會議的參與者。進入21世紀以來,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研究也隨著國內史學而發展變化,宏觀與微觀、定量與定性等研究視角與方法的轉換,為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研究注入了新的生命力。

但是,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研究仍然不可避免地在“冷卻”中。江中孝表示,從前不久公布的“世界視野下的孫中山與中華民族復興——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”國際學術研討會的入選論文名單中可以看出,不少學者、研究機構已逐漸淡出,這與國內史學平臺多元化的發展,以及孫中山研究歷經“顯學”之后進入沉淀期有關。

在江中孝看來,這樣的“冷卻”對孫中山研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他說,“顯學”過后必然是冷靜的反思與再突破,只有從容地坐孫中山研究的冷板凳,才能從資料、基本事實等問題入手,將研究做到細致深入。

史料挖掘空間廣闊

盡管有些學者已經逐漸淡出辛亥革命與孫中山研究領域,但仍然有不少學者堅持在這一領域耕耘。在今年即將出版的多種孫中山研究相關文獻中,最為引人注目的,就是關于孫中山與辛亥革命新文獻的搜集與學術史的梳理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曾業英對記者說,在清末民初的報紙刊物中,有很多關于辛亥革命志士的事跡介紹,當時社會各界人士對于在辛亥革命中犧牲的仁人志士也有記錄。他認為,把這些資料都集中起來,將有力推動關于革命志士在中國社會進步方面所起作用的研究。

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李少軍提倡進一步發掘日文史料。他建議學者關注日本駐華機構、日本海陸軍記載的有關辛亥革命前后中國社會經濟形勢、辛亥革命行動的報告。此外,日本在通商口的郵局、日本駐華企業等機構也曾出具有關中國社會經濟情況的報告。

廣東是孫中山先生的故鄉,也是孫中山研究的重鎮之一。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金超剛剛和海內外同仁完成《孫中山研究綜目(1990—2015)》一書,他告訴記者,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黃彥近20多年以來搜集孫中山文獻不輟,今年11月,他主編的《孫文全集》即將出版,內容較之前的孫中山資料搜集擴充不少。中山市社科聯歷時五年采訪編寫的《孫中山研究口述史》,其在學術史上的價值和在文化史上的意義,與孫中山研究本身的價值和意義一樣不可限量。

張海鵬提出,在孫中山生活的時代,社會形勢紛繁復雜。孫中山本人活動的范圍也非常大,所來往之人既多且雜,相關史料層出不窮,目前已發掘和整理的僅僅是其中一部分,更多的資料等待研究者去發現和搜集。僅從史料搜集的角度看,孫中山研究可以長期做下去。

對于關注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研究的學者來講,史料的搜集仍然是一個未完成的課題。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王杰認為,孫中山研究應該在新史料發掘、偽史料考訂、舊史料新解三個層面提升。他說,與孫中山“主體”史料的發掘相比,“客體”史料的開發令人眼界大開。對孫中山早年生活環境史料的搜集仍然是薄弱環節,與孫中山相關人物史料的搜集和整理也相對匱乏。在偽史料考訂方面,迄今未見有分量的史料辨偽專著。在史料新解方面,要從大范圍、長時段中把握,從書生、理想家、革命家、醫生等多個側面研究孫中山。

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近代史研究所教授羅?;輰τ浾哒f,從社會史、思想文化史、記憶史等角度研究廣義的辛亥革命成為當前熱點。這類研究,對理解辛亥革命時期的歷史背景、社會狀況有很大作用。在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林家有眼中,辛亥革命與孫中山研究在視野、思維方式和研究方法上仍值得繼續探索,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,對歷史負責,從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進行客觀的評價。

(武勇 明海英)



打印此頁
三分彩预测网